wanbo-

wanbo-

新华网北京5月12日电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12日在《联合早报》发表文章指出,政治重于科学是美国和其他国家政府防疫工作不力的主要原因。本文以“政治至上科学与西方防疫问题”为题,认为政治至上科学是在政治人物、政治利益集团和国际三个层面上展开的。自防疫开始以来,美国的防疫故事似乎围绕着行政权力即总统与科学家专家组之间的矛盾展开。总统和国会就如何处理美国的经济问题进行了互动和斗争,但没有就主线展开。

文章评论说,尽管有政治动机,但各国都有指责,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有这么多高级官员和国会议员,把这么多精力放在中国的指责上。人们可以想象,如果这些官员和政治家把精力投入到抗击艾滋病上,能挽救多少人的生命!本文节选如下:冠状病毒在不同国家的传播情况,与不同国家的防疫成果相去甚远。造成各国防疫工作差异的因素很多,但如何处理好政治与科学的矛盾无疑是最核心的问题;如果处理好,不仅防疫工作能够得到控制,而且社会经济也不会遭受重大损失。

与西方国家特别是英美国家相比,东亚的防疫工作显然更为成功,成功的关键在于东亚政府在防疫过程中能够实现科学与政治的平衡。自防疫开始以来,美国的防疫故事似乎围绕着行政权力即总统与科学家专家组之间的矛盾展开。总统和国会就如何处理美国的经济问题进行了互动和斗争,但没有就主线展开。政治在三个方面优于科学。首先是个人层面的政治。特朗普无疑是这里的主角。特朗普出于个人权力、选举等考虑,愿意否认专家的科学建议。特朗普上台以来,为了扩大个人权威,多次否认甚至纠正错误的权威意见和执行。

在这次爆发中,特朗普将这种情况推向了极端。奥巴马总统多次无视疾控中心官员和其他专家的科学建议,不去理会这种流行病,不提供未经证实的治疗。他甚至建议注射消毒剂来杀死人体内的冠状病毒。尽管他后来否认了这一点,但美国一些人还是遵循了总统的做法。总统个人的傲慢也导致了白宫的垮台,一些工作人员被诊断出感染了冠状病毒。总统本人在是否戴口罩上浪费了很多时间,最后决定戴口罩,但总统本人经常不戴,甚至连白宫工作人员都无法理解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的行为准则。

个人利益还体现在一些国会议员在疫情爆发期间利用内部信息出售股票。第二,利益集团政治。这主要体现在对经济、生活是否重要的争论和相关政策上。美国联邦、州和地方各级的许多保守派政治家,总是把经济放在生命的前面,甚至公开鼓吹为了经济可以免去人们的生命。尽管这种观点是不可避免的,但认为经济比生命更重要的观点确实影响到联邦和地方政府防疫政策的有效性。近日,虽然皇冠病确诊病例仍呈上升趋势,但白宫表示,由于国家在防治皇冠病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由白宫领导的白宫防疫工作组将很快解散,联邦各部门将协调抗击皇冠病流行病。

但美国多个专家模型预测,如果美国恢复正常活动,经济重新启动,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将激增。民调还显示,超过半数的美国人仍然对解封感到不安。面对批评,特朗普改变了态度,表示防疫小组会很好地工作,并且会无限期地继续下去,但同时,它会把重点放在“安全和重开国家、疫苗、治疗”等方面。据美国媒体报道,今年4月,美国疾控中心制定了一系列具体方案,要求地方官员决定如何逐步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但由于这些准则违反了特朗普让各州自行决定和解封的策略,因此被白宫搁置。

白宫阻止了疾控中心的报告,并将防疫措施的实施转移到各州甚至企业本身。一些共和党州急于重启经济以保护经济,而民主党州则继续抗击这一流行病。第三,在国际层面,美国总统和高级官员正试图将冠状病毒传播的责任转移到中国。尽管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科学界对冠状病毒的起源仍处于研究阶段,但美国政界人士和保守媒体不断产生各种关于冠状病毒的“理论”,如“中国起源论”,“中国责任论”和“中国补偿论”,试图将自身防疫薄弱的责任推给中国。

共和党人正试图让“中国的责任”成为特朗普的总统竞选议程。美国希望利用“五眼联盟”发展指责中国的“病毒阴谋论”。美国的过度做法甚至导致一些联盟成员国与美国保持距离。此前,在所谓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问题上,美国的盟友曾听过美国的话,犯了一个大错。尽管有政治动机,但各国都有指责,但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有这么多的高级官员和国会议员,他们把这么多精力放在指责中国上。人们可以想象,如果这些官员和政治家把精力投入到抗击艾滋病上,能挽救多少人的生命!在任何国家,政治都是客观的、不可或缺的。

在一个民主国家,政治被认为是防止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或代表的政党的利益而垄断权力的有效途径。但如果政治胜过科学,就很难找到最有效的救人方法。恢复经济活动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如果社会停止,经济崩溃,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历史上,随着大量企业倒闭,大量失业人口不断上升,民生艰难,大规模的社会恐慌不可避免;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人将死于吸毒、心脏病、抑郁症等与经济挫折有关的问题。因此,必须恢复经济运行。问题是如何科学开放,而不是思想开放。

如何平衡政治和科学?这是各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问题。至少到目前为止,东亚社会的表现远远好于西方社会。[编辑:唐伟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