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bo体育官网-焦点分析 – 无法中立的台积电 只能与华为渐行渐远

wanbo体育官网-焦点分析 – 无法中立的台积电 只能与华为渐行渐远

原标题:焦点分析 | 无法中立的台积电,只能与华为渐行渐远 来源:36氪

  文 | 王毓婵 编辑 | 苏建勋

  台积电,这家台湾芯片代工厂,近期在国内突然火了起来。

  由于和华为一同处于国际关系的漩涡中,过去 2 个月,台积电经历了“承诺不去美国建厂”、“宣布要去美国建厂”、“接下华为紧急订单”、“被传断供华为”、“否认断供华为”、“表示不想失去华为”、“承诺将遵守美国对华为出口禁令”的多极反转。剧情诡谲直逼悬疑大片。

  截至目前,#台积电回应停止华为订单#的话题已经在新浪微博上获得了 8051 万次阅读,#台积电挪部分订单给华为#的话题获得了 1 亿次阅读,1.4 万讨论。

  如此高的关注度对于一家 To B 企业来说并不多见。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代工企业,台积电在与媒体沟通时一直保持着传统的邮件往来,在简体中文网络上甚至没有微博和微信公众号。

  对台积电的关心围绕它与华为、与美国的关系展开。如今的情势对于一直强调要做“大家的代工厂”的台积电来说,实在是骑虎难下。

  或者,用常驻台湾的技术分析师本·汤普森的话来说,就是“台积电想呆在中间,想当瑞士。但这种做法已经到了不可持续的时候了。”

  不能再当瑞士的台积电

  “成为大家的代工厂”,如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所说,是台积电策略核心。这句话也是公司被问及敏感议题时的万能回应。但如今,它似乎成为了被用来反讽台积电的刺。

  关于赴美建厂的原因,台积电公关部主管高孟华(Nina Kao)的说法是:“这对台积电来说真的是一个商业决策,与政治无关。我们选择亚利桑那州是因为当地与半导体产业有关联性,他们确实提供了比较多的投资选项,供应链已经就绪,这让我们有更多投资机会。”

  这恐怕并不是真话。

  2019 年 11 月,台积电董事长、联席 CEO 刘德音回应美国建厂的传闻说,“由于成本限制,把台积电工厂转移到美国不可行。”他提出在美国建厂取决于三个条件:符合经济效应、成本有优势、人员及供应链要完备,且“5nm、3nm 等先进工艺都会留在台湾本地。”

  即便是半年后情况有所不同,也不可能在“3 天内”解决美国建厂的成本和供应链问题。

  今年 5 月 12 日,台积电还表示“没有赴美建厂计划”。但仅仅 3 天后,台积电就宣布,将斥资 120 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座芯片工厂,采用 5 纳米技术生产,月产能 2 万片,直接提供超过 1600 个高科技技术岗位。

  5 月 15 日,在关于华为的白宫新闻背景简报会上,资深官员提到了台积电将来美国设厂的消息。华为与台积电这两家华人企业,在同一天分别收到了美国政府的欢迎和禁令。

  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毫不避讳地承认了日期巧合的意义:“是的,两者是相关联的。同一天发布声明或许是巧合,但背后推动的力量却无庸置疑是相关联的。”

  台积电赴美建厂显然是软硬兼施的结果。所谓硬,是因为台积电的主要客户和技术支持均来自美国,从客户在销售额中所占的比例来看,美国为 60%,中国为 20%。所谓软,是因为台积电似乎可以通过赴美建厂,赢得向华为卖芯片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人知道台积电向美国政府争取来了什么条件。相比当年,同为台企的富士康去美国建厂,威斯康星州是提前出台了一份《富士康法案》,拿出了真金白银的奖金、税收优惠,还开了环保政策后门,才换来富士康总裁郭台铭的建厂承诺的。

  《EE Times》引用美国券商 Wedbush Securities 资深副总裁 Matt Bryson 的话表示,如果此举(建厂)有助于台积电与美方协商有利条件,诸如“收回限制美国半导体设备业者出口以制衡华为的策略”,不仅对台积电有利,也可惠及美国当地的半导体设备业者,因为后者并不希望被排除在中国(华为)半导体供应链之外。

  “如果台积电只是交换到了维持供应美国军方半导体的生意,或是美方对于台积电现有美国子公司以及新厂的补助,就不算是什么好的条件交换。”Matt Bryson 说。

  不想失去华为的台积电

  去年,作为公司的第二大客户,华为为台积电贡献了 1528.76 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 364 亿元)的营收,年增逾八成,占总营收比重增加 6 个百分点至 14%。台积电当然不想失去这个客户。

  今年 5 月下旬,台积电加大了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力度。它雇佣了前美国商会执行官尼古拉斯·蒙泰拉(Nicholas Montella)担任政府关系总监。据彭博社报道,蒙泰拉将游说华盛顿,以帮助台积电避免中美关系恶化对其业务的影响。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赛跑。

  去年,因为预判了美国的芯片断供危机,华为提前采购了最多够用 1.5 至 2 年的美国半导体厂商的尖端产品库存,其中包含美国厂商赛灵思和英特尔的尖端产品。

  据华为的年度报告,截至 2019 年底,公司已经储备了价值 235 亿美元的成品、零部件和原材料,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近 75%。但这只能解一时之渴。功能更强的升级款芯片已在生产之中,而华为采购的库存却没办法获得升级。

  利用管制生效前的 120 天缓冲期,华为又紧急对台积电追加了 7 亿美元订单,产品涵盖 5 纳米及 7 纳米制程。其中,5 纳米主要是手机芯片,7 纳米强化版则是 5G 基站芯片。

  但是目前看来还没有任何好消息。6 月 9 日的股东大会上,刘德音说,希望不要失去华为海思订单,但同时他安抚股东,“假如真的失去了,相信台积电在很短的时间内可补上该空缺。”

  包括苹果、高通、联发科、超微等在内的美国公司已向台积电大幅追加第四季度的 7nm 订单,似是有望堵上华为空出来的缺口。

  到目前为止,台积电也不打算改变 2020 财年的设备投资和营收目标,即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2 成,设备投资达 150-160 亿美元,意味着该公司有信心通过美国市场来弥补华为需求的缺失。

  而华为还在寻找下一个台积电。今年 4 月份,日媒报道华为将与意法半导体合作共同设计芯片,后者来自欧洲,是全球第五大半导体厂商,或许可以使海思避开美国的限制使用上述芯片设计软件。

  而华为的国产供应商中芯国际在制程工艺方面还远远达不到需求。目前中芯国际 14nm 产品少量出货,12nm 处于客户导入阶段,7nm 处于客户产品认证期。虽然中芯国际的 14nm 芯片已经用在了华为荣耀的千元廉价机 Play 4T 上,但总的来说,国产芯片要救助华为还任重道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